10.0

2022-08-31发布:

艾斯德斯女王

精彩内容:

   第一

  女王,您要的東西已經挑選出來了,其余的戰俘您看……………

  一身戎裝的女人衹是虔誠的跪在地上,哪怕離著艾斯德斯女王還有十多米,
可女王身上那股讓人不寒而栗的威嚴殺氣還是讓男人胯下的小弟弟不安的躁動著。
身爲帝國最爲年輕卻實力最爲強大的女將軍,下屬們更加習慣稱呼艾斯德斯爲女
王!

  「全部活埋!對了,先把他們閹割了再活埋!」

  略顯慵懶的女王輕柔的話語便決定了四十萬戰俘的命運,以各式刑具殘忍的
拷問玩弄虐殺敵人而聞名的艾斯德斯女王拷問室內可沒有空間給那些卑微的戰俘!
被砍斷了四肢的男人仰面趴在女王腳下,女王包裹在長及大腿中段白色高跟靴內
的玉足剛剛好踩在男人胯下那異常腫大的小弟弟上,而另外兩位被女王親自踩爛
了小腿的男人則是熟練的扭動著身體,帶動著兩腿之間火熱堅挺的小弟弟去摩擦
著女王的高跟靴!

  「我馬上就要有新的玩具了,那妳們也就沒有用處了……!」

  精致的俏臉泛著陰毒的神色,渾身都散發著讓人不敢直視女王氣勢的艾斯德
斯女王優雅的踮起玉足,高跟靴的前端順著那被自己踩在腳下的小弟弟朝前一滑,
足跟猛的一跺!靴底那長達十五厘米的尖利靴跟也是女王最爲得意的虐殺刑具,
有幸被女王親自踩在腳下的男人衹覺得下體處一涼,冰冷尖利的靴跟毫不留情的
順著他小弟弟的根部完全插進了他的下體裏!

  「饒……女王饒命啊……!!!」

  「可我已經玩厭煩妳們了啊~ ,對了,最後再賞賜妳們用卑賤的精華來清理
女王的高跟靴吧……!」

  殘忍的笑著,艾斯德斯女王優雅的扭動著腳踝,帶動著那已經完全插進男人
小弟弟內的靴跟無情的攪動著,而另外兩位正在用小弟弟摩擦著女王高跟靴的男
人也忍不住了,叁位卑賤的男人盡情的將自己的精華噴射到女王高貴的高跟靴上,
可此時的艾斯德斯女王卻有些後悔了,前天不該踩爛他們雙手的,在虐殺奴隸的
時候,享受著奴隸們用手抱著自己高跟靴,感受著他們卑賤的顫抖,那樣會讓艾
斯德斯女王更加的興奮!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被綁在木架子上的少年驚恐的慘叫呻吟著,屋子裏擺放得整整齊齊的各式刑
具讓他感覺自己仿佛身處地獄!可他不知道的是,艾斯德斯女王的拷問室可是比
地獄更加可怕的地方!,「呦……!這就是從四十萬戰俘中精挑細選出來的奴隸
嗎?」

  房間門被打開,腳踩著長及大腿中段白色高跟靴的艾斯德斯女王漫步而來,
對于自己眼前的獵物女王似乎很是滿意。那被白色皮質及肘長手套包裹著的芊芊
玉手隨手拿起一根黑色的短皮鞭,玉手輕揮,鞭子的前端輕柔的撥弄著少年胯下
那堪稱巨大的小弟弟!!

  「準備好了嗎?女王可是要殘忍的折磨玩弄了哦……!我的奴隸!」

  「妳……!妳是誰?」

  雖然已經感覺到了艾斯德斯女王身上散發著的那股危險氣息,可少年還是被
女王精致魅惑的俏臉所吸引,充滿了慾望的雙眼下意識的朝下看去,潔白高估的
高跟靴長及大腿中段,靴口之上是那掩映在半透明黑絲襪內的修長美腿,深黑色
的襪口緊緊的貼合著女王白皙柔滑的大腿肌膚,而那裸露在空氣中的一截白皙大
腿更是散發著亮瞎狗眼的光澤!

  「妳的眼睛很不老實哦~ !怎麽樣,我是不是很漂亮啊~ !」嘴角帶著戲虐
的笑意,最喜歡這樣盡情的挑逗折磨然後用刑具慢慢的虐殺奴隸的艾斯德斯女王
輕柔的一鞭子抽打在了少年胯下那躁動的的小弟弟上!輕啓玉齒柔聲說道:「我
就是艾斯德斯啊,妳應該聽說過我吧,沒聽說過也沒關係啊,反正妳馬上就會知
道我的手段,成爲我的實驗品了~ !!」

  「艾……艾斯德斯!妳就是那個以虐殺爲樂的女王艾斯德斯!」

  身體情不自禁的顫抖著,就像是掉進了萬年冰窟中一般,當然了,女王艾斯
德斯的技能也是冰屬性,女王可以輕而易舉的讓十幾萬叛軍瞬間變成冰雕!少年
簡直生無可戀了,他可是聽說過許多有關艾斯德斯女王殘忍折磨奴隸的事例,聽
說女王對于人體構造了如指掌,被她帶進拷問室的奴隸都會曆經最爲慘絕人寰的
刑罰,然後痛苦的慢慢死去!

  「哦~ !原來在妳們的眼中我就衹是以虐殺爲樂嗎?那也未免太小看本女王
了吧~ !」精致魅惑的俏臉上一直帶著若有若無的詭異笑容,艾斯德斯女王玉手
一揮,黑色的短皮鞭又是一鞭子精準的抽打到了少年那敏感的小弟弟前端!

  「啊……!!!」

  就像是被電擊了一般,少年疼得渾身一顫,可那挨了一鞭子的小弟弟卻更加
的堅挺,正對著艾斯德斯女王那長達大腿中段的高跟靴顫抖著!

  「該怎麽樣來玩弄妳呢?好糾結啊……!」艾斯德斯女王那被白色皮質及肘
長手套包裹著的芊芊玉手順著少年的胸膛一路朝下滑動著,溫柔的張開五指一把
將少年那火熱堅挺的小弟弟握著!修長靈活的手指輕柔的按壓摩擦著陣陣酥麻的
快感瞬間讓少年的小弟弟快速的膨脹著!感受著自己手指間那卑賤的小弟弟無助
的顫抖,對著已經慾罷不能的少年吹了口氣,柔聲說道:「那就先在妳的白凈的
身體上印上女王的標記吧……!!」

  話音剛落,艾斯德斯女王五指稍微用力握緊,螺旋狀的朝上一拉,就像是拔
蘿蔔一樣,指尖快速的摩擦著少年那最爲敏感的冠狀溝部分,淺嘗即止迅速的鬆
開了那已經被自己撩撥到了極限,爬滿了青筋的醜陋小弟弟,對于男人的身體構
造了如指掌的艾斯德斯女王心裏清楚,那是少年即將噴射精華的前兆!

  拿起一根黑色的長鞭,艾斯德斯女王戲虐的瞥了一臉驚恐的少年一眼,那被
白色皮質及肘長手套包裹著顯得性感高貴的芊芊玉手猛的一揮,宛如靈蛇般的皮
鞭在空中劃出一道美妙的弧度後精準的抽打到了少年白凈的身上!

  『啪』「啊……!!!」

  那是人所不能忍受的疼痛感,看似平淡無奇的皮鞭上實則布滿了細小的倒刺,
每一鞭抽打到奴隸的身上都會帶下一大塊皮膚,皮開肉綻之下鮮血直流!各式特
制的皮鞭也是艾斯德斯女王在拷問室裏最常用到的刑具!

  「饒~ !饒命啊……!您想要知道些什麽我全都說……!啊~ !!!」

  稍一沈吟,艾斯德斯女王又是一鞭子抽打到了少年的大腿部分,冷冷的說道:
「我不需要妳說些什麽……!我衹需要聽見妳淒厲的慘叫聲就可以讓我興奮起來
了……!再說了,妳應該還不知道吧,妳們的軍隊就在一個多小時前已經被我全
殲了~ !不,應該說是先把他們閹割了然後再活埋!

  看著自己眼前渾身滿是鞭痕,鮮血直流,暈死了好幾次又被那劇烈的疼痛感
所驚醒的少年,艾斯德斯女王滿意的笑了笑,雖然少年看上去慘不忍睹似乎已經
快要死去,可艾斯德斯女王卻清楚,自己並沒有傷到少年的要害,拷問遊戲才剛
剛開始呢,艾斯德斯女王可不會讓自己的獵物就這樣痛快的死去!

  打了個響指,早就等候在一旁的男人連忙爬了過來,男人原本是北方異族最
爲勇猛的戰士,現在卻被艾斯德斯女王親自踩爛了小腿,眼睛也被女王用靴跟殘
忍的踩爆了,可艾斯德斯女王並沒有殺了他,而是繼續羞辱玩弄他!

  衹靠著鼻子聞著味道,男人熟練的爬到了艾斯德斯女王的身後,順從的將腦
袋伸進了女王的裙擺之內,張開嘴唇包裹著和女王那精致的菊花,舌頭輕柔的舔
舐著。戲虐的瞥了一眼被自己皮鞭抽打之後小弟弟卻更加膨脹堅挺的少女,女王
戲虐的指著正在爲自己舔舐菊花的男人說道:「看見他了嗎?我本來是想在拷問
之後就踩死他的,可他卻哀求著我先要陪在我身邊,哪怕是像現在這樣,作爲活
動人廁以我的黃金聖水爲食也在所不惜~ !對了,他的狗雞巴可是被我用高跟靴
跟一點一點的踩爛的哦……!」

  艱難的咽了口口水,少年下意識的朝下看去,男人的下體已經什麽都沒有了,
而寂靜的屋子裏衹能聽見男人快速吞咽的聲音,艾斯德斯女王那平坦的小腹則是
輕微的起伏著,少年徹底被震驚了,眼前這位冷傲魅惑的女人居然直接在男人的
嘴裏排泄!

  更令少年感到恐怖的事情還在後面,男人快速的將艾斯德斯女王賞賜的黃金
吞咽完畢後意猶未盡的爬到了一旁,與此同時,小腿與手臂都被踩爛了的一位女
人則是快速的爬了過來,女人的雙眼是被艾斯德斯女王用手指親自剜掉的,女人
說不出是在走還在在爬,挪到著那沒有了小腿部分的雙腿張開嘴用舌頭去舔舐清
理著艾斯德斯女王剛剛排泄了的菊花部分。

  「看見她的肚子了嗎?」艾斯德斯女王朝後用自己的高跟靴輕輕的踢了踢女
人那圓鼓鼓的肚子,得意的炫耀道:「她可是妳們北方異族皇室的公主啊,聽說
還是妳們國家最漂亮的女人呢……!被我抓到後我就將自己穿過的二十幾雙鞋襪
順著她的蜜穴強塞進她的身體裏,哈哈哈……!是不是很好玩啊……!!」

  話音剛落,艾斯德斯女王猛的一腳把爲自己菊花舔幹凈的女人踢開,腳踩著
高跟靴漫步到了少年的身邊,那包裹在長及大腿中段白色高跟靴內的修長美腿優
雅的擡起,冰冷的高跟靴前端順勢朝前一蹬,堅硬的鞋底剛剛好將少年那低垂著
的子孫袋踩在腳下,而少年堅硬如鐵的小弟弟則是正對著艾斯德斯女王潔白高貴
的高跟靴顫抖著,泛紅的小弟弟前端輕帖著女王纖細的腳踝部分!

  「可以饒了我嗎?求求您饒了我吧!我家裏叁代單傳,就衹有我一個男丁,
艾斯德斯女王,求求您放過我吧……!!」

  怯生生的少年衹是哀求著冷傲魅惑的艾斯德斯女王,乞求著女王可以大發慈
悲饒恕自己,少年哭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子孫袋陷進女王靴底防滑紋的全過程!
可女王衹是詭異的笑著,輕柔的扭動著腳踝,玉足朝前慢慢的挪動著,原本將少
年子孫袋死死地踩在腳下,將他躁動的蛋蛋踩扁了的高跟靴順勢朝上摩擦著!

  「舒服嗎?這可是女王的高跟靴親自踩在妳卑賤的狗雞巴上啊~ !是不是興
奮得想要噴出些什麽啊……!!」

  堅硬的靴底慢慢的朝上挪動著,帶著圓潤弧度的高跟靴前端順著少年那凸出
的尿道將他堅硬如鐵的小弟弟踩在腳下,欣賞著少年那副慾罷不能的樣子,艾斯
德斯女王手中突然出現了一根細小的冰針,玉手輕輕一彈,幾乎微不可擦的冰針
正對著少年那最爲敏感的冠狀溝部分就插了進去!

  「啊~ !!嗯……!嗯……!!」

  原本火熱堅挺的小弟弟被那冰冷的觸感一刺激,少年渾身強烈的顫抖著,被
艾斯德斯女王高跟靴激活的精華再也忍不住了!乳白色的濃稠精華順著大張開的
尿道口源源不斷的噴射而出,滾燙的精華噴射到艾斯德斯女王潔白高貴的高跟靴
上到處都是!

  「居然敢把妳的精華噴到我的高跟靴上~ !妳該死!」

  厭惡的皺了皺眉,艾斯德斯女王優雅的收回摩擦著少年小弟弟的美腿,少年
那沒有了壓迫的小弟弟一柱擎天般正對著艾斯德斯女王又是一股濃濃的精華噴湧
而出,精華直接噴射到了艾斯德斯女王那包裹在半透明黑絲襪內的修長美腿上!
沁濕了女王絲襪的精華順著艾斯德斯女王的美腿朝下滑落,進入了女王的高跟靴
內!

  「不……!女王~ !不……!!」

  還沈浸在噴射精華快感中的少年似乎已經預感到了什麽,眼神灼灼的盯著艾
斯德斯女王那沾滿了自己精華的高跟靴,女王冷豔的俏臉上滿是陰毒的神色,美
腿猛的朝前一踢,帶著圓潤弧度的高跟靴前端精準的一腳踢到少年的膝蓋部分!
骨頭碎裂的聲音瞬間傳來,沒給少年呻吟的機會,艾斯德斯女王又是一腳將少年
另外一衹膝蓋給完全踢碎!

  手指輕柔的一彈,原本死死地捆綁著少年的繩子突然斷裂,沒有了支撐的少
年雙膝一軟就癱軟在了地上,而艾斯德斯似乎還是沒有饒恕少年的意思,腳踩著
高跟靴漫步到少年身邊,高高的擡起那包裹在長達大腿中段的高跟靴,猛的一腳
跺下!

  「啊……!!!」

  堅硬的靴底毫不留情的一腳踩到少年的手肘部分,直接將他的雙手踩廢掉!
滿意的看著自己的傑作,艾斯德斯女王優雅的將沾滿了少年精華的高跟靴伸到了
少年的兩腿之間,輕柔的一腳朝前一踢,少年那堅硬如鐵的小弟弟不安分的擺動
著。

  「把我靴子上的精華舔幹凈了我就饒了妳……!!」

  嘴角帶著殘忍的笑意,艾斯德斯女王優雅的踮起玉足,高跟靴的前端死死地
將少年那低垂著的子孫袋死死地踩在腳下,左右碾動著腳踝,殘忍的用力研磨著
自己腳下躁動的蛋蛋,隔著高跟靴享受著將少年蛋蛋踩扁的感覺,艾斯德斯女王
最喜歡享受用玉足碾碎摧毀一切所帶來的快感!

  「我舔……!!我舔……!!」

  就像是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少年強忍著下體處的疼痛感,彎曲著身體將嘴
靠近了艾斯德斯女王的高跟靴,沒有絲毫的猶豫,伸出舌頭舔舐著沾染著艾斯德
斯女王高跟靴上自己噴出的精華。

  『噗』艾斯德斯女王殘忍的用力碾踩著,堅硬冰冷的靴底就像是磨盤一樣瞬
間將少年的蛋蛋踩爆碾碎!與此同時,蛋蛋的殘渣混合著精華再次從少年的小弟
弟內噴湧而出!不過此時的少女已經感受不到那極致的舒爽了,在艾斯德斯女王
的折磨下,少年徹底的暈死了過去!

  「嗯?這就不行了嗎?沒用的東西……!」

  不屑的冷哼一聲,艾斯德斯女王擡起另外一衹高跟靴,微微翹起玉足,靴底
那長達十五厘米的靴跟稍一瞄準,對著少年胯下大張開的馬眼口直接一腳就踩了